买球

总经理、七位
协理和十四位经理共三十六人,点旧旧的,

在那不识爱未懂情之际

她娇俏倩影却悄进我心

身分差异阻碍前行步伐

不愿放不想弃永续追寻
现自己已经不能飞翔了,吓的他惊惶醒来。 独一无二的你


  有一隻小麻雀飞到森林裡,看到了一隻孔雀,他觉得孔雀的翅膀是如此美
丽, 再看看自己这麽丑,这麽小的翅膀,自卑感油然而生。 白羊座幸福美满配对

  和羊儿最相近的星座就属同样是火象的狮子座和射手座囉!

  羊儿和狮子座可以说是最佳玩乐组合,没有几个人可以玩起来比他们疯,再加上狮子座的创意以及羊儿的行动力,默契十足,真是羡煞了旁人!

  羊儿和射手同样是行动一族,而且反应之快无人能比,随时随地来个即兴的相声或双簧,不论有没有观衆都是其乐融融,感情一日千里。在梦裡变成了一隻美丽的孔雀, 位于义勇街及忠勇街附近
他的麵线份量比较少
但是他的蚵仔都是挑选当季最大颗的蚵仔
一样有分大小碗大碗 50 小碗游客每年都有上百万。除夏季度假高峰期外, 佛狱的左右护法!连王公侯都已经展露过身手了!

他们两个到现在都还没出手过!那麽依霹雳的定律!

他们应该会强到不行!苦集联军真的皮要绷紧一点囉!

真想知道他们两个的实力会到哪裡
美联社报导,他跑了!]走在最前方罩著白斗篷的男子催促著后方[只要路西法没死,这场战争就不算结束]
路西法感觉到了身后的人更加加快了脚步的前进,正当他欲起身加快脚步离开时,一隻箭从后方射了过来,贯穿了路西法的右肩,原本紧握于路西法手中的剑也应声的从手中脱了出去,鲜血从右肩流了出来,从路西法破损的黑色盔甲背后,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个大大的黑色等矩十字架,不过也已渐渐的被鲜血给抹去
        [路西法,你已逃不掉了,跟我为敌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路西法看著围在身边的人影,目光依然炯炯有神的回道:
        [哈哈!圣子,看来这次是我输了,不过我并不会消失,在千年之后,我将带著我的堕天使军团重现人间,千年一战,永远都无法避免]
        [千年一战啊!哈哈!想起来就兴奋]圣子缓缓得弯下腰去拾起了掉在路西法身边的剑[一切都该结束了,路西法]
天空落下一道落雷,照亮了围在路西法身边八个罩著白斗篷的男子,圣子将手中的剑奋力的往前一刺,刺穿了利西法的胸膛,结束了一切。次压低了音量:『我不管!我说了你就照办,否则任务完成回去后,你就想想要怎麽跟陈队长解释!』
佑伟:『解释什麽?我出任务还不允许肚子饿啊!?』杰利根本没在听只道:『继续前进!!』

        汉克丢了菸蒂踩熄并用脚踢了一些土埋住走向佑伟,我担心汉克是想找他麻烦,便加快步伐想去挡住佑伟,只差了一步就听到汉克道:『接受点餐吗?』我的脚滑了一下,跌坐在泥地裡啼笑皆非,心想:『这是到底是什麽情形啊!?』佑伟道:『没问题,待会看我的,哈哈』

        队伍继续前进,途中也破坏了几个敌方的陷阱,但是让我好奇的是,这陷阱明明就是越战时期越共所使用的壕沟式的简易陷阱,裡面的针状铁器早已锈蚀,整个壕沟也都暴露在外,我们才能轻易发现。在这也帮不上忙的]
阿瑞斯边被医生推著,边回头看著躺在床上的丽芙斯,一步拖著一步的出了大门,阿瑞斯在屋外看著被繁星点亮的天空,思绪渐渐的放空,今晚的夜有点过分的凉,静谧的湖水躺在被薄雾包围起的高山边,周围连绵出了一片无止尽的大草原,忽然一颗流星倏地划过了天空,重新唤回了阿瑞斯的注意
        [对了,这孩子要叫什麽名字好呢?]
        [流星…恩…晨星!!]
        [对了!就叫晨星,在阳光中大放异彩的流星,哈哈]
        [哇!哇…..]
        [生了!!生了]
从屋裡传出的孩子哭声打断了阿瑞斯的思绪,阿瑞斯急忙的推开了门,进到屋裡,医生靠在床边,怀裡抱著个婴孩,对阿瑞斯露出了微笑道:
        [母子均安,生了个可爱的小男孩!]
阿瑞斯上前从医生怀中接过了婴孩,阿瑞斯看著在自己怀中眯著小眼的婴孩,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用手指轻轻逗弄著男婴的小脸
        [阿瑞斯]丽芙斯虚弱著叫著阿瑞斯[给我看看我的孩子]
阿瑞斯抱著男婴走向床边,低下了身子,好让丽芙斯看清男婴可爱的小脸,丽芙斯看著男婴,虚弱的举起了手轻轻抚过了男婴的小脸,眼光一阵泛红,阿瑞斯见状,用手指拭去了丽芙斯眼角的泪光,握著丽芙的手说道       
        [我刚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就叫晨星,你说好不好?]
        [晨星!恩..就叫晨星]丽芙斯看著在阿瑞斯怀裡扭动的男婴说道[孩子,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晨星!]
阿瑞斯夫妇俩就在拥有新生儿的喜悦中过了一段日子,某天清晨,就在丽芙斯和床边的晨星都还在熟睡时,阿瑞斯悄悄的起了身,刻意放轻脚步的走到椅边拿起了大衣,准备出门
        [天都还没亮齐]丽芙斯揉著惺忪的眼[就要出门阿?]
阿瑞斯刻意降低了音量,就怕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晨星
        [是阿,今天跟克特栩约好了要替羊儿们剪毛,所以要早点出门]
        [是吗!那路上小心]丽芙斯这时也起了身,披上了薄衫[我会做好午饭等你回来]
阿瑞斯的嘴边微微扬起了笑意,对丽芙斯的话点了个头后就推开了门出去了, 走在两旁都是整齐排列的小木屋的走道上,清晨的空气混著后方一小片农田的清新泥土味,阿瑞斯跨过了昨晚狂欢过后馀下的营火灰烬,朝著村落大门的方向前进,在这时,阿瑞斯后方忽然有人紧勒住了他的颈子,使的阿瑞斯的身子整个后仰,倒退了几步
        [早阿]克特栩跟上了阿瑞斯的身边[我还以为你爬不起来勒?]
        [开玩笑,我可是很守时的!]阿瑞斯用手摸了摸颈子
        [我是怕你捨不得你家裡的那颗星星呢!!哈哈]
阿瑞斯被克特栩那那麽一说,脸胀红了起来,不过在阿瑞斯的心中,的确是想赶快结束今天的工作回家陪陪老婆跟小孩,享受刚得不久的天伦之乐       
        [怎麽!被我说中了吧]克特栩看到阿瑞斯胀红的表情,一付乐得的样子
克特栩推了阿瑞斯的身子一把说道:
        [走吧!早点出发就可以早点收工了]
阿瑞斯跟著克特栩的后头步出了村落,清晨的风穿过了村落外围用许多大木头围成的护牆之间的空隙,与木头摩擦发出了响亮的声响,阿瑞斯与克特栩踏著熟悉的步伐步行了一会儿,到了每天工作的大草原上,远方的太阳这时正冉冉的升空,射出的光芒将放眼所及的草原染成了一片金黄色,克特栩靠在护栏上从后方丢给了阿瑞斯ㄧ把刀尖沾了点铁锈的剪刀说道
        [好了]克特栩将食指放入口中吹了个响亮的口哨[该工作了!!]
远方的羊儿们听到了克特栩的呼唤,纷纷起身缓缓的朝著栅栏的方向前进,克特栩与阿瑞斯将一隻隻缓缓走来的羊儿赶至栅栏中,便关上了栅栏的门,拿著手中的剪刀慢慢的靠向羊儿。 剧情快报: 霹雳震寰宇之兵甲龙痕 第二十五、二十六集

预计发行日期:2010年9月10日章吧:我为什麽想搬到台湾住。




每次一出事,声连连,不但造成港币三十三亿元损失,还被香港工商界喻为
「香港经济大灾难」。>铁公会理事长王锺渝、中国石油董事长陈朝威、台电董事长席时
济、石化公会理事长陈武雄、纺拓会董事长徐旭东、资策会执行长果芸、工业局局长汪
雅康、行政院政务委员杨世缄和经济部部长王志刚等人, 任重而道远  是你
自从搬家后  久久未听到的声音  是你
当电流重新游走在你的身躯裡  
                 我目前有个建案于买球,类似大买球华城..
要装设10几台 IP CAMERA....  需要工程商配合拉线
r />
  金牛座幸福美满配对

  和金牛座最最速配的当然是同样实际的处女座和摩羯座囉!

  牛座是个讲实务,不太懂得做梦的人,这和处女座可是绝配,因爲处女座不但重视实际,而且懂得在实际中找寻自己的浪漫,这可以引发牛座的浪漫情怀,让牛座的生活多点感觉。于牛座来说可以开展自己的视野,也拥有更多的理想!



  双子座幸福美满配对

  和双子座最合的当然是同属风象的天秤和水瓶座囉!这三个同属智惠上相当优秀的星座通常也是最好的伴侣。『有, 昨天无意间听见阿嬷和邻居阿婆的对话
突然间听见阿婆称呼他的另一半为-头a
这突然让我想起了另一半暱称的进化 2005 夏  Adios Paris !

他是个流落异乡的游子,一个人在这个颓废的城市,一待就是九个花开花落.

200般都是冬天的时候我们才比较喜欢这种款。但是新款的鞋子, 目前虱目鱼产季快到了,河口的虱目鱼也越来越多,

如果高雄的朋友有兴趣钓虱目鱼的,可以留下连络方式,

可以一起去钓, 请自备8钩以上连钩。

钓竿建议:短竿,/sites/358/assets/13054716304284201105151057154_32257.jpg"   border="0" />

参与风筝滑水需要好体力。(美联社)


Queen Isabella Memorial Bridge上的警告标牌「当心鹈鹕」。 (美联社)


南帕岛水上活动之一桨板(paddleboard)。 (美联社)


游客在南帕岛内海衝浪(windsurf)。 (美联社)




德州南帕岛(South Padre Island)是美南旅游胜地,
        『陈队长!出发时间不是已经到了吗!?我们到底是在等什麽呢?』面对林副队长的质询,陈队长只是望著大门道:『等一个人!』

        林副队长:『等人!?你是说灰狼吗?别指望他了吧!你给他的条件这麽优渥,他也不甩你!真不晓得他是在跩什麽!?当初谁也没想到王中将是这种人啊!灰狼发现了又怎麽样?很了不起吗?』

        陈队长叹了一口气道:『这只能说是当初错怪了他,没人肯相信他,这种感觉比被架在断头台上还难过,林副,这件事我希望以后能够不要再提起了!』林副队长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去监督队员整理装备;

        陈队长走向运输机询问飞行员准备状况,刚要上梯子行动电话就响了,接通后『报告陈队长!大门来了一位自称是灰狼的人说要见你,是不是放行呢?』

        陈队长:『让他进来吧!还有~~不必用金属探测器搜身了!』电话挂断后陈队长心想:『灰狼~你终于还是来了!!』
        
        进了SF特战队的大门,所有的回忆一瞬间回到我的脑海,当初的战友如今都还好吗?想到Red Wolf仍然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不禁加快了脚步

        经过一片树林时便看到了陈队长面带笑容的走过来,他握住我的手道:『灰狼你的选择是对的,欢迎回来!』

        我道:『陈SIR,我并没有答应要回到SF特战队,只是我听说这次的任务,国防部并不打算派正规军,而是僱佣兵,我希望以佣兵身分加入这次的任务,请陈SIR带我去办理手续好吗?』

        陈队长道:『不管怎麽说,这裡你是最熟悉的了,你以前的寝室和装备`武器都在原来的地方,你随时可以使用!只不过这个武器嘛....』看著陈队长複杂的表情,我问道:『武器怎麽了?』陈队长笑一笑道:『待会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哈哈!』

        跟著陈队长去将僱佣兵的手续办理完后,我先到寝室换上军服,离开了两年这内务柜裡的军服竟然还有一股淡淡的肥皂香味,我想应该是陈队长请人洗好的吧!陈队长走了进来看一看我道:『你果然还是当军人的料啊,这军服穿在你的身上感觉就是不一样!』我说了声"谢谢"便道:『陈SIR,大家应该也都准备好了,为了不拖延时间,我想去看看武器的状况』陈队长道:『没问题,跟我走吧!』

        我们来到了一个大型的军火库,看样子是在我离开后才改建的,军火库中有十八个钢製的柜子,每个柜子的门上均有一道密码锁,我问陈队长:『这十八个柜子有什麽特别的吗?以往所使用的T65K2并没有这麽慎重的保存啊?』

        陈队长喊了一声:『001到017开门!』只见编号001~016的钢柜陆续的打开,裡头均是国外才有的步枪`衝锋枪`狙击步枪`散弹枪以及各式手枪,而017裡面放置了各式的狙击镜`内红点瞄准镜`红外线瞄准器`枪灯还有各式枪枝的鱼骨护木`改造枪托等等;这时候陈队长对我道:『看一看最后一个柜子再决定用哪一把枪吧!018开门!』

        018柜子打开时我呆住了,裡头竟然是各式黄金版`白金版的枪枝,这真是太令人震撼了,陈队长道:『这是国防部最近花了一笔很大的预算为SF特战队注入的新血,而018的柜子虽然我当初也极力反对这种枪枝的输入,但是国防部采购部门已经下单,只好先放在这代为保管,灰狼你要使用吗?』

        我转过身走向了放著M4A1的012钢柜拿出了一把,拉了拉枪机道:『在还没救出Red Wolf前,我还不能死!』接著我又取了一把"贝瑞塔手枪"还有M4A1所使用的各式配件向军火库的管理军官登记随即由陈队长带路走向运输机,接近运输机时遇到了催促队员上飞机的林副队长~

        陈队长向林副队长道:『林副,灰狼已经到了,接下来的计画及任务分配就交给你了,记住我刚刚跟你说的话!』林副队长眼中闪过一丝光芒道:『灰狼,你还有脸回来啊?怎麽,被羞辱的还不够?』

        我翘了翘嘴角道:『你早上刷牙了没有?吃了狗屎吗?』林副队长气极:『我告诉你!即使今天你不是SF特战队一员,也还是要听我的命令行事,我让你往东你最好不要给我往西边去,否则就按照军法审判,反正你也不是没吃过牢饭!』我不置可否的道:『随便你!』

        陈队长站了出来道:『够了!林副~你忘了我是怎麽跟你说的吗?出发在即都别给我惹事!这次的任务关係到整个SF的存亡,我希望你们能好好合作!』林副队长看了我一眼道:『丢脸!』随即转身上飞机,我望著他道:『脸~也是自己凑过来丢的!!』

陈队长叹了一口气道:『灰狼,别跟林副计较,他的人天生的心直口快,这次任务是由他带队,一切听从他的指挥,了解吗?』我正了正身子:『是!!』

SF特种部队 第三章 出发

--运输机上--

        林副队长:『注意!我先自我介绍,我是SF特战队的副队长"林正隆",你们可以叫我林副或是Jackal(胡狼)』林副队长从座位上拿起一叠资料道:『今天在座的各位虽然都是来自世界各国的佣兵,但在我们国家也待过很长一段时间,相信应该都能听懂`看懂中文吧!』

        他将资料递给靠近他身边的一个黑人道:『把资料传下去,每人一份!』继续道:『资料中有关于这次任务中所要救援对象的照片及个资以及空拍地图,地图是三天前由卫星拍下的,因此不会有太大的误差,主要是要你们记住每个救援对象的长相以及身体特徵~』

        他缓了缓:『地图中的沙漠区域建筑物也就是这次救援对象遭到囚禁的位置,具体是哪一个建筑物内我们并不清楚,这就要靠各位了!成功营救到对象之后将敌军所有交通工具破坏,我不管你们是要爆破或是拆解,利用各种手段去达成,以避免遭到追击!记住你们只有五天的时间,有问题吗?有不清楚的吗?』

        我提出疑问:『这次救援的对象是第一批出任务的人还是去营救第一批人的第二支特战队?』林副队长带著佼讦的笑容道:『是第二支特战队!』我握紧了拳头道:『即使你不去,我也会把他们全都救出来!!』

        『痴人说梦话!』说话的是刚刚那位黑人:『你以为你是谁!?约翰.蓝波?叶问?还是金钢狼?救出一批人已经不容易了,没人会陪著你去送死!』

        林副队长接著道:『灰狼,我警告你!这是命令!你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救出第二支特战队!别说我没关照你,死在那个地方是不会有替你收尸的!』林副队长又道:『这次任务你们的领导者就是他,美籍的黑人"杰利",杰利~你向所有人介绍各位队员的名称及身分和擅长使用的武器,交给你了!』林副队长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就进入了驾驶舱~『大家好!我是杰利,美国人,30岁,擅长使用的武器为M4A1以及90手枪,之后的五天我们会是最亲密的战友』
        
        杰利续道:『在我右边这位男士是荷兰人,叫做"汉克",四十二岁,擅长使用狙击枪以及散弹枪,还有一个特殊专长,就是"车辆维修改造",他跟大部分人一样以前都不隶属于任何军事机构,他是荷兰的特警!』这位大叔的轮廓很深,相当俊朗,唯一与年龄不协调的是他那一头的白髮,头上戴著牛仔帽使人无法看到他的眼神更令人觉得神秘!
        
        『汉克右边的这位是法国人,叫做Le Loup garou(法文),意思就是狼人,前身是法国宪兵特勤队,31岁,他自己是说大家可以叫他"阿狼",擅长使用M16步枪以及手枪,专长是情报蒐集』以前听说过法国人会以出生的日期来命名,这位"阿狼"显然并不是,或许也是一个代号吧!要是他知道我的国家以前有部电影叫做"再见阿郎"描写的是一个悲情的故事,不知会做何感想,阿狼的样子就跟普通的法国人一样,就是那种丢到一堆法国男人裡头你就认不出来那一种~

        『接著就是我们这一支佣兵团中唯一的女性队员,她是香港人,叫做刘玉,前身是香港SDU飞虎队,是来这个国家寻找亲人,但是目前仍然没有消息,擅长使用UZI衝锋枪及手枪`散弹枪,专长是"爆裂物拆解"』这是一个留著短髮长相俏丽的女性,估计约是27`28岁,资料上并无记载他的年龄,呵~女孩子的通病啊!打从上了运输机这个刘玉就没说过任何一句话,只是低著头翻阅资料;基于他是香港人的关係语言是相通的,我也特别留意她~

        『刘玉身旁这位是"陈佑伟",目前是台湾宪兵特勤队"夜鹰"的队员,是陈队长邀请来的,阶级上士,25岁,虽然是一名士官,大家也别小看他,若是他手上有武器就没有人动得了他,擅长使用各式步枪`衝锋枪及手枪,专长是"爆破"』本来我还以为他是新加坡人,没想到是台湾人,这个佑伟倒是跟我一个朋友很像浓眉大眼还有刀销出来一般的轮廓,我那位朋友的父亲叫做"龙五",他叫做"龙七",他父亲据说是香港赌神的贴身保镳兼密友!他也是姓陈又是陈队长邀请来的,不晓得他们之间的关係如何?

        『最后是灰狼,由于他刚刚才报到,资料上并没有登录,还是请灰狼自我介绍吧!』杰利说完便坐了下来,等著我发言

        我站了起来扫视了大家一眼道:『我是灰狼,我不管各位今天是基于什麽理由要执行这个任务,但是我先跟各位说清楚』他们听到我这麽说纷纷抬头看我;『营救第二批特战队的任务,我会和各位一同执行,5天后不管任务成功与否,请大家随著林副队长的安排离开此地,接下来的就是我自己的事了!』

        阿狼开口道:『灰狼还是先把第一个任务完成比较重要吧,还不晓得有没有那个运气能够离开勒,哈哈』

        佑伟拉了拉降落伞的副伞拉绳道:『灰狼陈队长说过了,要我们听从林副的指挥,你要有任何行动之前..请三思!』

        其他人似乎对我所说的也不予置评,我也庆幸不必多费唇舌跟他们解释太多;这时候佑伟靠了过来低头装著拿取硬式腿挂枪套时用极微小的声音对我道:『不过,规矩是人定的,现在你可不能丢下我囉!』

        我望著他那稚嫩的脸庞心想著:『唉~又一个麻烦!』

        接下来一路无话,大伙沉思的沉思`睡觉的睡觉;这个佑伟精神特别好,一把T91擦了又擦都不知道上了几层油了,不晓得是台湾的军人比较谨慎还是擦枪是他们的习惯动作?

        驾驶舱的红色警示灯亮了,林副由驾驶舱中走出来道:『各位,距离目的地已经不远,所有装备上身,准备由目的地五十公里外空降,记住!接下来的行动由杰利主导,我预祝各位顺利完成任务!』

        我穿上战术背心将弹包扣上后戴上钢盔检查降落伞,所有人几乎做著同样的动作;接著警报声响起,舱门缓缓打开,高空冷冽的空气迅速衝进机内,这时候基本上已经无法听清楚别人所说的话,林副打著手势要所有人依序跳出
        
        首先是由佑伟先跳了出去,其他人陆续动作,我是最后一个;我深吸了一口气欲跳出舱门时,林副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看他,他做出拍打右边胸口的动作,我透过面具狐疑的看著他,他也没说什麽,接著便将我推了出去,我在面具裡大骂"你这个浑蛋!"好歹也要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吧!!



SF特种部队 第四章 陷阱

        降落到地面后佑伟已经在警戒著四周,我们将降落伞就地掩埋,杰利拿出地图及指北针道:『总部提供的物资也在刚刚空投下来了,我们先将物资取得再做下一步行动,佑伟警戒后方,大家跟上!』

        只听佑伟小声嘟哝了一句:『后面!?』对我指了指屁股,我翻了一下白眼用大拇指朝他后方指了一下,他『哦~』了一声道:『讲清楚嘛!』

        当然,我跟他的对话其他人并不知道,不清楚在我前面的刘玉是不是有听到!?

        大家随著杰利的方向走了近两百公尺,就发现了一个军方专用的绿色铁箱垂吊在半空中,杰利抓住绑著铁箱另一头绳子向刘玉做了一个手势,只见刘玉抽出一把军刀随后甩向降落伞的绳子,降落伞应声而断,杰利再利用树丫缓慢的放掉绳子将铁箱垂降下来。

为回馈大众,未来将不定期推出一系列优惠活动,感谢朋友与老客户们长期以来的支持
优惠内容:即日起凡订购国外机票可享现金95折有必要这麽省吗~~~~:sunglass:


        [呼!总算是结束了]阿瑞斯擦擦额上的汗,推著堆满了一张张羊毛的木车
        [是阿!]克特栩打开了栅栏,羊儿们一拥而出[可以休息一下了]
克特栩与阿瑞斯靠坐在树荫下休息,阿瑞斯随手丢给了克特栩一颗刚从树上摘下的苹果,两人一边遥望著远方正在吃草的羊儿们,一边吃著苹果,享受著凉风,忽然间,阿瑞斯好像发现了什麽,眯著眼的看著前方
        [怎麽了?]克特栩随口问了一下,继续吃著手中已剩不到一半的苹果
        [那里好像…有人]阿瑞斯为了看清楚远方,将眼睛眯的更小了[好像..是一个小孩]
        [小孩?这裡会有什麽小孩?]
        [是真的,快看,就在羊群中,有个小孩]阿瑞斯用手指向了羊群的方向
克特栩也将眼睛眯小,看著阿瑞斯所指引的方向,果然在羊群中冒出了一个小头,再仔细一看,是个步履跌跌撞撞,身上披了块不太合身的破布,年纪大约三,四岁的孩子
        [真的耶]克特栩将头转向阿瑞斯问道[这地方怎会有个孩子呢?]
        [这我怎麽会知道!]阿瑞斯顺手再抓起了颗苹果[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
        [恩]克特栩用手掌撑起了身子,稍微拍去了身上的尘土[走吧]
在草原的另一方,一群飢肠辘辘的野兽,由背上长著白毛的首领带著,准备朝著远方的羊儿们前进并且好好的饱餐一顿,野兽们一步步的逼近,眼神透露出了原始的血腥,呼吸带著迫不及待的喘息,慢慢的靠近了羊儿们的警戒范围。 【水滚后开盖再煮3分钟除氯 恐致癌?】

   

Comments are closed.